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时间加载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大别山将军的故事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10-25 03:54 查看:1409次

革命战争年代,大别山区有近百万优秀儿女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仅登记在册的烈士就有130351人,这里留下了董必武、周恩来、刘伯承、邓小平、李先念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战斗足迹,走出了徐向前、徐海东、陈赓、王树声、许世友等349位开国将帅,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首先要讲述的人物是大别山的儿子---王树声大将。

王树声,湖北麻城乘马岗人,无产阶级军事家,为创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不朽的功勋,他是红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和徐向前一起是红四方面军总代表。

王树声大将与新县县城新集镇有着很深的渊源,新集曾四次解放,其中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都是王树声率部攻打的,第一次他是攻城的前线指挥员,最后一次是总指挥。

我们的新县县城----新集,30年代初属于光山县南部的一个重要集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鄂豫皖三省交界的逃亡地主纷纷跑到新集和当地的地主纠集在一起,他们要把新集建成一个反动的封建堡垒。新集城内的曾仲颜、刘建甫两家大地主拥有民团数百人,霸占着上万亩田地、山林、和池溏,他们欺压群众,鱼肉百姓,经常到周围根据地进行袭扰,它象一颗钉子钉在鄂豫皖苏区的中央,把苏区分成两半-----鄂豫边和皖西北。为发展苏区和为民除害,我军曾于1929年阴历7月和19306月,两次攻打新集,但由于新集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地势险要,城墙高两丈,宽七尺,全部用长方形条石砌成,我军又没有攻坚的武器,以致两次攻而未克,敌人得意忘形的吹嘘新集城是“铜墙铁壁”。

193010月,鄂豫皖苏区成为中央划分的六大根据地之一。为了拔掉钉在苏区内的这个堡垒,19312月上旬,红四军第十师30团团长王树声奉命率部攻打新集,因为这是我军第三次攻打新集,每个人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志在必得。然而没有重武器,只有少量的迫击炮,打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打下来,于是王树声决定发扬军事明主,开会讨论攻打新集的方法,大家纷纷踊跃发言,经过激烈地商讨,一致认为爆破方法应该有效。他们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以坑道爆破攻城,但坑道爆破是红军第一次使用,没有经验,没有炸药和雷管。经过发动群众,想出了用棺材装黑色炸药进行爆破的办法,我军从地主家里找到一口大棺材,从鞭炮铺里找到几百斤黑色炸药,山石门、范店、浒湾等地群众又献上许多碎铁、秤砣,然后,把炸药、碎铁、秤砣装在棺材里,钉上大铁钉,外面再加几道铁丝箍紧,就活象一枚巨型炸弹。

红军和赤卫队员在机枪的掩护下,从北城墙外50米处开始挖地道,但由于缺乏经验引起了塌方,上面是是一个厕所,“哗”地一声,粪便淋了战士一身,臭气熏天。第二次在小北门西侧重新挖,这次他们接受了教训,每挖一节就用门板和木头打上天棚,从坑道口起直到坑道里面摆起“长蛇”阵,军民团结一心,轮流换班,日夜进行,经过七天七夜终于挖通了坑道。战士们把那口大棺材抬到坑道里,在棺材后面挖个洞,安上炮引,又用竹竿将长长的炮引装在里面,一直拉到坑道外当作导火索。在即将进行爆破的紧张时刻,军长旷继勋,副军长徐向前都亲临坑道附近观察指挥。阴历腊月二十三日下午五点,攻城总指挥王树声下令点火,随着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开一丈多宽的缺口,战士们像潮水一样冲了进去,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新集第一次回到人民的怀抱。新集的解放,使鄂豫边和皖西北苏区连成一片。1931512日,中共中央鄂豫皖分局、鄂豫皖军事委员会、鄂豫皖省苏维埃政府等根据地首脑机关相继在新集成立,此外,成立了省总工会、省财政经济委员会等等,新集发展成为了鄂豫皖苏区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苏区的首府。

193210月,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利,新集沦于敌手,国民党将光山县南部的一大部分,湖北麻城和红安的一部分(也就是今天的箭河、田铺、泗店乡)划分为一个区域,以国民党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的字命名为“经扶县”,新集成为了经扶县城的所在地。

1947年,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同年的828日和101日,刘邓大军曾两次攻下新集,随着大军的战略展开,主力部队又撤出县城,开辟农村根据地,在开展创建新解放区的工作中,经扶县人民纷纷提出将“经扶县”改名为伯承县,时任县委书记的稂明德向刘司令员作了汇报,刘伯承司令员听后立即表示,改县名的意见好,但不同意用自己的名字作县名,他说:“人民群众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我们是共产党,不能突出个人。我们革命的胜利是人民的胜利,是集体的创作,绝不是某一个人和某些人的功绩。”刘司令员的话深深打动了大家,根据司令员的提议,大家商议说:这个县的县城叫新集镇,现在解放了,人民建立了自己的新政府,开始了新生活,就叫新县吧!12月月底,在经扶县王湾召开的首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一致通过了改经扶县为新县的决议。

19482月,刘邓大军主力转出大别山,实现了刘邓、陈谢、陈粟3路大军的会合,准备决战中原。我军转出大别山后,国民党以20多个旅的兵力,对大别山进行 “清剿”。根据地大部分丧失,斗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但大别山军民浴血奋战,与敌人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这时的新集又被敌人占领,虽然只有600余人,但城周围布满坚固、稠密的工事,易守难攻。1948108日,鄂豫军区司令员王树声指挥四个军分区的部分指战员突然行动,奔袭新集。这天拂晓,我军分别从南关、北关攻城,当时,敌人在城外南北山上的工事组成交叉的火力网,使攻城部队无法接近城墙,攻击一再受挫,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在我攻城部队英勇、猛烈的攻击下,城内的守城部队成了惊弓之鸟,黄昏时,城内守敌向西溃逃,我军六团攻入北关,溃逃之敌到了裴河,又被埋伏在那里的县大队迎头痛击。新集,这座浸透了烈士鲜血的大别山重镇,终于回到人民的怀抱。

王树声大将经常深情的说:“我是大别山的儿子,大别山的人民哺育了我,哺育了红军。”因为在大将王树声的身上还发生了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革命母亲。

那是一九二八年五月的一个深夜,王树声率领的游击队遭敌人袭击,他只身一人被敌人追杀到麻城县西张店街,此时,周大娘劳动了一天,浑身酸痛,翻来覆去难以入睡,突然,“叭叭叭”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接着狗叫声、喊杀声、跑步声四起,周大娘一骨碌翻身下床,把耳朵贴在门上,“抓住王树声赏大洋两百!”一个破噪音从街那头传来,周大娘一惊,心提到了噪子眼:“不好,是抓树声娃,他可是我们的党代表啊!”周大娘探出半个身子,一个熟悉的身影迅速从他眼前略过,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树声,快跟我来。”

抓不到王树声,敌人脑羞成怒,挨家挨户搜查,把全街的老百姓都抓到街头的大柳树下,架起机枪,疯狂的敌人要血洗西张店了,形势万分危急,周大娘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不慌不忙的说:“王树声就藏在我家里。”敌人蜂拥着来到大娘面前,大娘说:“王树声带着双枪呢,我去把他哄出来,你们再抓!”敌人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上前。

大娘快步来到一间放柴草杂物的房间。她移开了一个破柜子,打开一扇夹墙门,里面除了王树声,还藏着她的大儿子政道,周大娘骗王树声说:“白狗子都走了,你再躺一会,让政道先出去探探路。”边说边拉着政道的手往夹墙门外走,反手将夹墙暗门带上。她把儿子领到她的卧房里,双手捧着儿子的脸颊,仔细地端详着儿子的面容,不舍的和儿子抱在了一起。大门外传来粗暴的吆喝声、催命声,“政道你快出去,就说你是王树声。”深明大义的政道,为了西张店的乡亲们,为了他心目中崇拜的树声兄弟,义无反顾的走出家门。周大娘眼睁睁的见敌人将政道五花大绑的捆走了,王树声挥泪告别了大娘,身影消失在沉沉的雾霭中。

1951年春天,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王树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当他最后得知,在他走后的第二天,政道被残忍的敌人割下头颅,悬挂在大柳树上示众,放火烧了他家的房屋。将军心如刀绞,思绪万千:大娘的二儿子跟随他参加黄麻起义时壮烈牺牲,三儿子也永远倒在长征路上,大娘孤苦伶仃,何以为生?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周大娘。

一天中午,警卫员来报:“首长,有位大娘找您。”将军赶忙起身而去,一条大河阻止了他的去路,他举目望去,那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周大娘。“初春水犹寒,将军心在烧,”他一脚趟进了近膝深的河水,跌跌撞撞的向河对岸奔去。

可是,近在咫尺的大娘却认不得将军了,大娘的眼睛哭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将军“扑通”一声跪在大娘面前,颤声叫道:“娘……我是树声呀……”将军激动不已,大娘一把抱住将军,用不听使唤的手,摸着将军的脸,“树声,你可回来了!”将军和大娘抱着哭成一团,“娘,别叫我树声,就叫我政道吧,以后我就是您老的亲儿子……”

从此大娘不再孤独,她有了一个令她为之骄傲和自豪的儿子,她的儿子是共和国的大将;

从此,少年丧母的王树声又有了一个白发娘亲,一个为革命献出了三个儿子的革命母亲。

母子相聚,其乐融融。

在鄂豫皖苏区,像这样的革命母亲何止周大娘一个!正是千千万万个革命母亲的无私奉献才换来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新县是全国著名的将军县,也是我们河南省唯一的一个将军县。革命战争年代,新县总人口不足10万人,就为革命献出了55千名优秀儿女的宝贵生命,走出了43位授衔将军,接下来,我要为大家介绍最具传奇色彩的许世友上将。

许世友将军1905228日出生于今河南省新县田铺乡许家洼村,少年时,曾拜少林游僧为师,苦练武功,武艺高强。1927年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开始了他漫长的革命生涯。许世友将军是我军从战士逐级成长起来的优秀高级军事指挥员。建国后,担任南京军区、广州军区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接下来,我从“忠、勇、义、孝”这四个方面给大家具体地介绍一下许将军。

先说忠,许世友将军一生忠于党、忠于毛主席。1948年,我军发起济南战役,这时,许世友因腿伤复发,经粟裕批准去胶东治疗,攻城的方案,粟裕交给了谭震林和王建安筹划。毛主席在阅读攻打济南城的作战方案时,发现没有许世友的签名,令他大惑不解,他专门发电,查询许世友的下落。华东野战军立即给许世友发电:毛主席点名要他指挥攻打济南。许世友收到电报后,看到主席对自己的高度信任,激动的在屋子里一瘸一拐地打着转儿,他早已将腿伤的疼痛置于脑后,挥着手对妻子说:赶快给我收拾东西,我马上要走。妻子不解的问:腿伤还没好,你要去哪儿?晚饭还没吃呢?他急切的说:我要上前线。毛主席点名点将点到了我,他要我上前线我就要上前线,我现在就走。将军不辱使命,原定两个月的攻城方案,只用了八天八夜就攻克了济南城,活捉了守城总司令王耀武,歼灭国民党军队10万余人,拉开了我军同国民党战略决战的序幕。毛主席称这是一场了不起的战役。现在在许世友将军的故居中还珍藏着万枚毛主席像章,它们也是许将军忠于党忠于主席最好的见证。

再说勇,将军一生打过无数次的恶战和硬仗,光战刀就用了14把,现在收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他曾7次参加敢死队,4次负重伤,2次担任敢死队队长。将军第一次参加敢死队是在大山寨战役,在这场战役中,将军被敌人用竹竿到了头上,从几丈高的城墙上摔下来,昏迷了两天两夜,最后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将军最后一次参加敢死队是在万源保卫战,1934年,时任红九军副军长兼25师师长的许世友,本可以在后方指挥战斗,但将军冒着生命危险,背着大刀冲到前线和敌人展开激烈的肉博战,一把纯钢的大刀竟然被砍的缺锋卷刃。许世友对大刀这种兵器有很深的情结,从战士到军长,从大别山到大巴山,始终刀不离身,他不光自己背,当了班长,全班人人背,当了排长、连长,全排全连人人有大刀,当了团长、师长,大刀仍是每个指战员必不可少的武器,在万源保卫战中,许世友说:万源保卫战,作战要勇敢,子弹消灭敌人算不得好汉,冲上去用刀砍……。后来,这些话被改编为《大刀歌》在部队中传唱开来。在此次保卫战中,许世友率领一个师的兵力,歼灭敌人7000余人,打垮了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为保卫川陕革命根据地做出了重大贡献。

抗战爆发后,许世友担任胶东军区司令员,他领导胶东抗日军民打红了胶东半边天,创造了十多种土地雷,发明了三十多种埋没地雷的方法,电影《地雷战》就是根据他们的英雄故事所改编的,他为了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和巩固,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山东一带流行这样一首打油诗“许司令,酒量大,天不怕,地不怕,打鬼子,杀汉奸,骑马扛枪走天下”,表现胶东人民对将军的崇敬之情。

19475月,孟良崮战役中,全歼国民党整编74师,九纵任主攻,击毙师长张灵甫,担任纵队司令员的许世友在作战动员时说:“你们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牺牲了一人一口大棺材!”在残酷的战争年代,牺牲的烈士,能睡上棺材,就是最大的褒奖。1979年初,将军已有74岁高龄了,为保卫祖国的边防,他不顾年迈古稀,在广西指挥边防部队,进行对越自卫反击战,取得了重大胜利,为人民再立新功。俗话说:人到70古来稀,70多岁依然亲临战场,这也表现了将军宝刀未老的精神,比当年的抗法英雄冯子才还大8岁。这也是将军的最后一战。

还有义,许世友将军对出生入死的战友,真诚相待,终身不忘。文革时期,在人人自危的日子里,许世友不避风险,不怕牵连,一次又一次向遭受迫害和不公正待遇的同志及其家属伸出援手。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和他的爱人被迫害后,他们的八个子女都是由许世友批准参了军的,并将他们视为已出。

许世友是从战士成长起来的将军,他首先是战士,常下连队同战士们一块习武、打球、游泳、劳动......和战士亲密无间;在三年自然灾害时,许世友视察上海警备区,没打招呼,自己去看望“南京路上好八连”,正好快开中午饭了,他径直来到伙房,一看,战士们的午餐只有南瓜稀饭,他便问匆匆赶来的连长:“战士能吃饱吗?”连长说:“报告首长,吃得饱。”许世友气愤地说:“你说假话!这么稀能吃的饱?”连长吞吞吐吐地说:“粮食定量不够,菜金也少。中午吃稀饭可以睡三个小时,战士晚上要站几个小时岗,晚上再吃干饭。”许世友叹一口气说:“国家粮食有困难,也要保证战士吃饱,不然,站岗吃不消的。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大家吃饱饭。”与战士共进午餐后,许世友立即指示警备区领导,在郊区给八连一块菜地,再建个养猪场。让他们自力更生解决生活上的困难。1958年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连队当兵,他和士兵在一起换岗,露餐,训练……将军平时十分关心战士,他常告诉战士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最后是许将军的孝,“活着尽忠,死后尽孝”这是将军生前恪守的人生信条。在母亲面前,他永远是孝子,他常为自己参加革命后,母亲遭受灾难和折磨而深感不安,也常为自己军务繁忙,不能孝敬老母而倍觉歉疚。将军曾有三跪慈母的感人之举,193210月,红四方面军西征撤出大别山,临行前,许世友请假回家看望母亲。他拉着母亲的手,扑通一声跪下:“娘,儿走了,不能孝敬您,您自己一定要多保重啊”许母噙着眼泪说:“你是党的人,就应该听党的话,为党效忠。这样娘才高兴!”说罢,转身从床头取出一个布包,递到了儿子的手上:“这是几个鸡蛋,带着路上吃吧。”许世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这一别竟是15年,直到许世友担任山东兵团司令员时,他特意派人把母亲接到济南,想让她老人家在济南安度晚年。当母亲从车里出来时,出现在将军面前的已是一位白发苍苍,腰背弯曲,皱纹密布的老人。将军又一次扑通跪下,哽咽着说:“娘,你受苦了!”这天晚上,母子俩聊了好久好久……然而,勤劳简朴的母亲过不惯城里安逸的生活,想要回家。将军为了挽留母亲,特意请木匠做了纺车、织布机等,可是母亲始终想念家乡青山、绿水、稻田和熟悉的乡亲们……最终将军拗不过母亲,决定把母亲送回老家。、

1958年秋天,将军怀着对母亲的深深思念,回到了阔别26年的家乡。到家后见大门紧锁,于是将军像儿时一样四处呼唤着母亲,沿着记忆中的小路上山寻找母亲。在半上坡上,遇见一个步履蹒跚的背柴老妈妈,仔细一看,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母亲。看着年迈的母亲,将军心里一阵酸楚,一下子扑跪在母亲面前:“娘,不孝的儿子回来看您来了!”这是许世友见母亲的最后一面。

1965年初春,将军把长子许光从北海舰队调回老家以便更好的照顾老人家。就在这年秋天,许母患了重病,卧床不起,离开了人世。许母去世的电报到将军手中时,他正在舟山群岛视察海防,在忠与孝的面前,将军毅然选择了民族大业,他面对大海,向着家乡的方向深深一拜,寄托着对母亲的无限哀思和愧疚之情。

19851022,许世友将军与世长辞,根据将军生前请求,经中央特批,遗体运回老家河南新县土葬。传奇将军许世友终于在久别故乡后魂归大别山,葬在父母身旁,实现了他“生为国尽忠,死为母尽孝”的夙愿。

回顾这些优秀共产党人的奋斗历史,我们仍然能感受到他们伟大的精神和执着的坚守。我们坚信,那些共和国将军的风采,那些战斗英雄的壮歌,那些可歌可泣的史诗,必将如永恒的星光,划过时间的轨迹,感动和激烈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奋勇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