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时间加载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藏品精粹文物说明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10-26 05:30 查看:3353次

1、书写在墙壁上的《中国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土地法令草案》


    1929年冬,鄂豫边区部分乡村根据《鄂豫边土地政纲实施细则》进行了土改。1931年,张国焘推行“左倾”错误路线时,硬要这些乡村重新土改一次,遭到边区民众的反对。正好在1931年12月1日,中央颁发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土地法》,鄂豫边的土改基本符合“土地法”精神,因此箭河方湾村主席方忠尧派秘书方思归将中央“土地法”书写墙壁上,进行广泛宣传,以示对张国焘错误土改路线的抵制。

1932年秋,红军主力转移后,方湾村群众将其覆满泥巴保护起来。1966年揭开。1978年新县文管会在墙壁外做了一个柜式保护罩。1979年公布为新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2年记入《新县文物志》,1991年9月,这块墙壁被切割搬迁到新县博物馆。



2、陈波将军血染的党证


    陈波,原名陈汉清。河南省新县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开国将帅中13位独臂将军之一。1929年初春,20岁的陈波在黄安(今红安)七里坪参加红军。因为他当过裁缝,组织上分配他到被服厂工作,同年7月的一个夜晚,被服厂党支部在一棵大树下召开支部会,在这个“黑灯”会上,陈波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两个月后,他成了红一军团的战士,在他入伍的第二年,因出身贫苦,作战勇敢,他被当选为红四方面军参谋处党支部书记兼党小组组长,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曾中生都编在这个支部里过组织生活。

    1934年10月,在川陕苏区内外交困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党组织为激励广大党员奋勇前进,决定给优秀党员签发党证,这是党对自已的儿女的一次全面审查和政治考核。每一位党员都要在支部会上交代自己的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个人简历、作战表现等,再经群众评议、支委会通过,呈报上级党组织批准,才能签发党证。

    在评议发党证的支部会上,宣传委员徐向前说:“我们的支部书记陈汉清同志出身贫苦,工作积极,作战勇敢,同意发给党证。”就这样,陈波和支部里另外几名支委和党员首批领到了党证。

    陈波领到党证后,特地缝了一个小皮囊别在腰带上,专门放置党证和交党费的铜钱。1941年3月,时任八路军前总特务团副团长的陈波在一次滚雷试验中,被炸掉了左臂,炸残了两条腿,鲜血染红了这张珍贵的党证。在医院醒来后,他用仅有那只右手摸到裤带上,发现少了什么,便焦急的问护士:“小皮囊呢?”护士不明其意,陈波解释说:“火柴盒大小,裤带上的。”护士将他的血衣翻遍,终于找到被鲜血浸透的小皮囊。这张党证跟着他经历艰苦的长征,又跟着他转战甘南、宁夏、山西......多少次,行军作战,汗水把党证浸透,多少次,沿途的奇寒把党证上的汗水凝成冰凌。在穿越鬼子的封锁线时,为防备落入敌手而暴露身份,许多人都把党证销毁了,陈波说:“就凭我这一只胳膊两条残腿,不是红军就是八路,有无党证一个样,落到敌人手里都是死。”所以他一直揣着党证打天下,伴随党证度难关。这张小小的党证,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伟大历史转变,也见证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党的一片的赤子之心。



3、“列宁号”纪念机



    1930年2月16日,一架国民党“容克”式高级教练机,由武汉飞往开封,返航途中,因大雾迷航,燃油耗尽,迫降在湖北宣化店陈家河河滩上。赤卫队大队长陈国清带领赤卫队员包围了飞机,与闻声赶来的反动民团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终于击退敌人,缴获了飞机,俘虏了驾驶员龙文光。为使飞机不再落入敌手,特委指示,迅速将飞机转移到根据地内的卡房。

    陈家河距卡房只有五十华里,但在层峦叠嶂、沟壑纵横的大别山区,都是羊肠小径,空手徒步尚且困难,更何况飞机这样的庞然大物。数百名红军战士和群众齐心协力,拆缷机翼,人拉肩扛,逢山开路,遇河搭桥,经过半个月的艰苦努力,飞机终于被安全运到卡房林湾。飞机必须重返蓝天,为红军服务。为此,军委领导人徐向前亲自接见龙文光,对他进行耐心细致的思想动员和开导教育,龙文光同意留在红军部队里服务。

    此时,在莫斯科航空学校学习领航的钱钧同志,受党中央派遣来到苏区,同龙文光一起,带领当地的铁匠、铜匠、银匠等能工巧匠,为飞机“会诊”。他们采取蚂蚁啃骨头的方法,克服物质和技术上的困难,历时半年,将飞机重新装配、修复。

    飞机修好后,涂上一层银灰色的油漆。为了纪念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表达对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深情厚意,鄂豫皖特委将它命名为“列宁号”,并把“列宁”两个鲜红大字喷在机身上,又在机翼绘上两颗耀眼的红五星,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架飞机—“列宁号”就这样诞生了。

有了飞机,没有汽油怎么办?在敌军层层封锁包围的苏区,点灯用的煤油都非常困难,到哪里去找汽油呢?

    此时,红四军在双桥镇战斗中活捉了敌三十四师师长岳维峻,通过这个“人质”,先后从武汉等地运来二百多桶汽油。

    飞机出航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卡房九乳峰下,当飞机扶摇直上,那微颤的机翼划开云朵,飞转的螺旋桨拨开气流的时候,大别山沸腾了,九乳峰沸腾了,饱受敌机滥肆轰炸之苦的苏区人民沸腾了。“列宁号”首航成功。

    1931年春,当新集(今新县县城)成为鄂豫皖苏区首府的时候,鄂豫皖军委立即成立航空局,任命龙文光为局长,钱钧为政委,局址就设在新集“普济寺”。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个航空局。接着,又组织广大军民在航空局对面披棘斩棘,伐树碾地,修筑了占地一百多亩的机场,并派一连警卫部队保卫航空局和飞机的安全。

    在苏区数次反“围剿”斗争中,“列宁号”曾飞往河南固始、潢川等地散发标语、传单,袭拢敌军,震动了豫南地区,一些久攻不克的山寨,看到红军突然有了飞机,吓得争相弃寨逃窜。

    7月,“列宁号”启航皖西金寨,护送红四军政委陈昌浩去执行任务。随机携带了四五十捆标语、传单。由于新修的金寨机场雨后遍地泥泞,飞机无法着陆,“列宁号”遂转变航向,沿途在固始、潢川、光山等地撒下标语、传单,骚拢敌军,震动了豫南,一些久攻不克的山寨,看到红军突然有了飞机,吓得争相弃寨而逃。

    8月9日,“列宁号”远征华中地区敌人的心脏---武汉,进行侦察和示威,使武汉三镇国民党反动派十分震惊,对重要的军事目标区域下令实行灯火管制,敌《扫荡报》惊呼:“共军‘列宁号’飞机近日曾连续骚扰潢川、汉口等,现有关军方已通令各地严加防范。”

    11月7日,红四方面军在七里坪成立。随即挥师南下攻打黄安县城,守敌六十九师一万多人,依托坚固的防御工事,固守待援。我军围困黄安一个多月,打退了敌人几次增援,但县城仍攻不下,红四方面军总部决定让“列宁号”参战。

鄂豫皖军委兵工厂的工人们在机翼下安装两个挂弹架,从敌机丢下的“臭弹”中选了两枚二百二十磅的重型炸弹,修好撞针和雷管,这样,“列宁号”教练机又变成了“轰炸机”。

    12月22日,“列宁号”从新集出征了,在黄安城上空绕城盘旋,几乎弹尽粮绝的敌人突然看到飞机,喜出望外,欢呼雀跃,以为是他们的蒋委员长派飞机空投物资来了。飞机抖动翅膀成功地投下了两枚炸弹,摧毁敌军指挥所,配合红军一举攻克黄安城,黄安从此更名为红安。

    这是中国工农红军在反“围剿”斗争中的一次伟大创举,从此掀开了我军空军建军史上崭新的一页。因此,新县也成为我军空军的摇篮。

    在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失利后,为防止“列宁号”飞机落入敌手,红军将其拆散后埋入大别山。此照片中的飞机为新县籍将军高厚良捐赠的“列宁号”纪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