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时间加载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革命母亲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10-26 05:55 查看:1786次

      王树声是从鄂豫皖走出的一位开国大将,而将军深情拜母的动人故事在大别山广为流传。

那是19285月的一个深夜,王树声被敌人追杀到麻城县西张店街。此时,周大娘劳作了一天,正准备休息,突然,“叭叭叭”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紧接着狗叫声、喊杀声、跑步声四起, “抓住王树声赏大洋两百!”一个破噪音从街那头传来,周大娘一惊,心提到了嗓子眼:“不好,是抓树声娃,他可是我们游击队的党代表啊!”周大娘打开大门,一个熟悉的身影迅速从他眼前略过,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树声,快跟我来。”

抓不到王树声,敌人脑羞成怒,挨家挨户搜查,把全街的老百姓都集中到街头的大柳树下,架起机枪,疯狂的敌人要血洗西张店了,形势万分危急,周大娘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不慌不忙的说:“王树声就藏在我家里。”敌人蜂拥着来到大娘门前,大娘说:“王树声带着双枪呢,我去把他哄出来,你们再抓!”敌人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上前。

大娘快步来到一间放柴草杂物的房间。她移开了一个破柜子,打开一扇夹墙门,里面除了王树声,还藏着她的大儿子政道,“政道,你出来一下”大娘急促地边说边拉着政道的手往夹墙门外走,反手将夹墙暗门锁上。大娘双手捧着儿子的脸颊,仔细地端详着儿子的面容,泪水模糊了双眼。大门外传来粗暴的吆喝声、催命声。“政道你快出去吧,就说你是王树声。”周大娘眼睁睁的见敌人将政道五花大绑的捆走了,王树声挥泪告别了大娘……

这一走,风雨兼程;

这一走,沧桑巨变;

这一走,就是23个春秋!

1951年,又是一个春天,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王树声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当他最后得知在他走的第二天,敌人就割下政道的头颅,悬挂在大柳树上示众,还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屋。

将军心如刀绞,思绪万千:大娘的二儿子跟随他参加黄麻起义时壮烈牺牲,三儿子也永远倒在长征路上,大娘孤苦伶仃,何以为生?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周大娘。

一天中午,警卫员来报:“首长,有位大娘要见您。”将军跟随而去,一条大河阻止了他的去路,举目望去,河对面沙滩上站着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周大娘。

“初春水犹寒,将军心在烧,”他穿着皮鞋趟进了近膝深的河水……

可是,近在咫尺的大娘却认不得将军了,大娘的眼睛哭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她手中拄着根探路棍。将军“扑通”一声跪在大娘面前,颤声叫道:“娘……,我是树声呀……”大娘一把抱住将军,用不听使唤的手,摸着将军的脸,“树声,你可回来了”将军和大娘抱着哭成一团,“娘,别叫我树声,就叫我政道吧,以后我就是您老的亲儿子……”

在鄂豫皖苏区,像这样的革命母亲何止周大娘一个,正是千千万万个革命母亲的无私奉献,才换来了中国革命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