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时间加载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征文之二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11-14 04:16 查看:442次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由来

马媛媛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是一首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到当今的繁荣盛世经久不衰的红色歌曲,但这首由新县籍老首长程坦改编的歌曲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

1927年,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时,正当红薯收获季节,在初次助民劳动中,有的官兵吃老乡的红薯。对此,毛泽东给部队规定了不拿老百姓一块红薯的纪律,不久,部队到茶陵筹款,在打土豪时又有个别官兵将没收的财物据为己有。于是,毛泽东又提出打土豪归公的纪律。19281月,部队到遂川发动群众和筹款。当时,部队以连、排为单位分兵发动群众,与群众广泛接触,也出现了一些损害群众利益的不良现象。毛泽东了解情况后,又给部队规定了上门板、捆禾草等六大注意事项。3月,部队南下湘南到根据地以外的地方活动,纪律显得更重要。4月初,毛泽东在桂东沙田,将过去陆续制定的纪律和注意事项合在一起,并作简单修改补充,正式定为三条纪律六项注意予以颁布。三条纪律为:一、不拿工农一点东西;二、打土豪要归公;三、一切行动听指挥。六项注意为:一、上门板;二、捆禾草;三、讲话和气;四、买卖公平;五、借东西要还;六、损坏东西要赔。这是毛泽东创建井冈山根据地以来第一次比较完地颁布地颁布工农革命军的“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随着人民军队的不断发展,“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来发展完善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老红军陈士榘回忆了这个过程:“关于三大纪律,在新的情况下,不断地在内容上进行了修改,如“筹款要归公”改为“缴获要归公”,“不拿工农一点东西”到陕北后改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关于六项注意也增加了新的内容:1929年我军向赣南闽西进军后,部队经过赣粤边三南地区(龙南、定南、全南),向广东东江地区发展。这些地方比较闭塞,封建统治势力很强。我们来到这里,没有调查了解,还是按照过去的习惯,到野外大便,随便到沟里、河里洗澡,结果引起群众的严重不满。毛泽东同志在群众中了解到这些反映后,立即把六项注意改为八项注意,并迅速向部队宣布。新添的两项是:洗澡避女人和大便找厕所,以后又改为“院子打扫干净,挖卫生坑(厕所)”

1931年,中共中央代表欧阳钦在向党中央报告中央苏区情况时,具体地报告了红一方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此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条文措词略有改动,并成为全军和地方武装的纪律。

《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诞生于新县卡房。1934828日,程子华受党中央派遣,从中央苏区来到鄂东北道委的驻地――新县卡房。程子华向他们传达中央指示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作为道委秘书长的程坦萌发出编写关于红军纪律新歌词的念头。他仿照诞生于大别山的一首革命歌曲《土地革命歌》歌词的写法,编成通俗而又押韵的9字歌词,填入《土地革命歌》的曲调,最初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就这样诞生了。1934117日,鄂东北独立团在鄂豫皖省委制定的“十月革命”纪念周活动中,第一次唱响了《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

《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成熟于商洛。1934128日,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商洛地区,并建立了以商洛为中心的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红军队伍迅速扩大。但这时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政治思想与作风纪律教育就成为很重要的工作。为配合纪律教育,程坦把在大别山改编的《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再一次进行改写,刻印成歌页,发给每一个连队教唱。把“条文”变成“歌词”,不是简单的数学公式的转换,而是一个艰辛的创作过程。《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从只有50多字的条文到商洛地区180字歌词的两次改写,凝聚着程坦的心血和智慧。

《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定型于陕北。1935918日,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1019日,红十五军团与中央红军胜利会师。10月底,中央红军给红十五军团送来了《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和《中国工农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布告》。这一内容完整、文字准确、条款分明的“布告”,对程坦来说,真是如获至宝,就内容而言,都是他熟悉的,但当初编写歌词时,没有这样的“布告”为依据,只是根据程子华根据记忆传达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现在有了红军总政治部的“布告”,当然是最准确、最可靠、最权威的依据。

当天晚上,程坦激动得睡不着觉,他围着一盆炭火,严格按照“布告”内容,并结合原来所写的歌词,逐条逐句加以斟酌,最终修改成一首崭新而又完整的歌,并在红十五军团编印的《红旗报》上刊发。

《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的演变。我们今天所唱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随着我军任务和纪律要求的发展变化也经历了数次改动。不同时期对歌词做过一些相应的修改,如抗日战争时期,这支歌的开头改为“抗日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实行抗日的纲领,最后才能有保证。……”到解放战争时期,开头改为:“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的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19471010日,毛泽东为人民解放军制订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重新颁布实施,从此,这支歌的内容得到统一,并“以此为准,深入教育,严格执行”。

1950年,解放军总政治部第一次组织专人对这首歌进行修改,并于19511月正式公布。1957年,总政治部又一次对歌词作过几处修改,1958年第二次公布。197846日,总政文化部第三次重新公布。但这三次公布均未提及歌词编者程坦。1972年春,在医院养病的程坦,在填写干部履历表中“有何著作”的栏目时,才想起自己所编写的红军歌曲。为此,他曾致信周恩来总理,就这首歌的有关情况,请组织予以调查核实。1981年,《解放军歌曲》杂志第3期重新发表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并增添了8个字“程坦编词,集体改词”。

    美国著名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述,他于19368月底,发现徐海东率领的红十五军团都在唱《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认为这就是国民党无法打败红军的重要原因。并在《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中,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这首歌。可能斯诺是最早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介绍到国统区的,也是最早将这首歌介绍到西方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