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时间加载中...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纪念建党95周年暨长征胜利80周年征文之六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11-14 04:33 查看:470次

 守望历史 开创未来

  

长征给我们留下了惨痛的记忆,也留下了英雄和史诗。忘记,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不能忘记长征,不能忘记死亡与毁灭,更不能忘记长征中的英雄们。——题记

沐浴在和平的阳光雨露中,我们也许很少去回忆并思索那个远去的峥嵘岁月。在中共建党95周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里,我们再次回望历史:那一段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往事,在中华民族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中,无疑是一段水流湍急的峡谷。回首历史,是为了让心中的方向更加明确、脚下的步伐更加坚定;放眼未来,让我们向着一个更美好的未来阔步前行。

长征,生命写就的英雄史诗;长征,人类精神坚定无谓的象征。

新县地处豫南大别山腹地,鄂豫皖三省结合部,素有“三省通衢”、“中原南门”之称,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这里是鄂豫皖苏区首府,是根据地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将军县。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先后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三支主力红军。

在长征史上,红25军是一支孤鹏独飞的奇迹军队。

25军始建于193110月,属红四方面军建制。翌年10月,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向川陕边转移后,红25军的73师随方面军转移。11月,中共鄂豫皖省委以其留下的红军主力和皖西部分红军为基础,重建了红25军。重建地在红安檀树岗。重建的红25军几乎没有年过18岁以上的战斗员,大多数是鄂豫皖根据地在战斗中牺牲者的孤儿,有一些是随红四方面军入川的子弟,他们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参加游击队,后来组成以“儿童军”著称的红25军。这些年轻的红军将士以尚显稚嫩的肩膀,独力撑起了曾是仅次于中央苏区的鄂豫皖根据地的革命大旗。长征开始时,军长程子华29岁,军政委吴焕先27岁,年龄稍大一点的是副军长徐海东,也才33岁。营团干部多是20出头,连排干部大多数不到20岁。军部机关的工作人员和警卫人员也只有十七八岁。尤其令人感动的是,在红25军的队伍中,还有一批十二三岁的少年儿童。《共产国际》的文章有过这样的描述:“在鄂豫皖边界人迹罕见的崇山峻岭上,十一二岁的儿童上山寻找自己的父亲,他们还是幼弱儿童就如大人一样懂事,他们亲眼见过白色恐怖的一切惨状,他们在幼年童稚时代就领略了一些政治常识。这样就产生了新的红25军,产生了儿童军。这一部队大多数战斗员的年龄只是从13岁到18岁。”

长征途中,红25军抗击了敌人30多个团的围追堵截,经历了数百场战斗,调动了蒋军的大量主力,打乱了蒋军围堵中央红军的整体部署,在战略上减轻了中央红军的压力,还发展壮大了自己的队伍。蒋介石恼怒之下,把副军长徐海东与毛泽东、朱德并列为全国通缉悬赏额最高的三人,标定头颅赏格均为25万块大洋。

庾家河激战中,军长程子华左手被打断;副军长徐海东被一颗子弹从眼底射入,从后颈穿出,此后是躺在担架上指挥全军到达陕北的。当陕北在望,军政委吴焕先在甘肃泾川四坡村激战中再次身先士卒冲锋,英勇牺牲,年仅28岁。

25军未经雪山,也未过草地,而部队仍能最后胜利。纵观世界军事史,实属罕见!实在悲壮!与陕北红军会合后,他们先后发起劳山战役和榆林桥战斗,巩固和扩大了陕甘革命根据地,为迎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奠定了基础。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生活困难揭不开锅,徐海东下令把军中积蓄的7000块银元拿出5000块送给中央红军救急,还抽出许多重要军事物资送去。

25军是在与中共中央长期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作出北上抗日决策,主动策应全局,单独转移并先期到达陕北的一支红军;是抗击了敌人30多个团的围追堵截,经历了数百场战斗从未失败,长征结束时兵员比出发时还增加了800多人的一支队伍;是唯一一支在长征途中创建了根据地的红军队伍。在全国各革命根据地大部分损失的情况下,创建了鄂豫陕革命根据地(豫陕、鄂陕边区十余县),播下了红军种子;是长征中唯一一支发展了地方游击师(红74师)的红军队伍;是到达陕北的唯一一支“大富豪”队伍——与陕北红2627军会师时,服装整齐,装备精良,“紧跟在首长身后的是骑兵警卫排,再后面是手枪团,每个连5(一说3)挺轻机枪,每个营6挺重机枪,步兵清一色的马步枪,还带刺刀”,让前来迎接的兄弟部队赞佩羡慕不已;中央红军到达少数民族地区,群众对红军很友好,经询问,原来是红25军已先行路过,打下了很好的群众基础,红25军很会做少数民族工作;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张学良的东北军总是躲避与红军交战,原来已被红25军打怕了。

25军是长征中人数最少的一支红军,却走出了97名共和国将军。红25军是长征血战史上的典型代表!

红军是由坚强的信念、远大的理想和求生的本能所凝聚、支撑的战斗群体,在漫长的征途上忍受着无数次极度的饥饿、严寒、伤痛、死亡等个体生命生存极限的无情考验,翻越过18座山脉,趟渡过24条江河,转战14个省,进行过600次以上的战役战斗,师以上规模的约120次,甚至有整团、整师惨烈牺牲而撤销建制的(如湘江之战后,八军团番号撤销,余部编入五、九军团),但是没有一支队伍,甚至一个连、一个排、一个班溃散的。这真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

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但让今天的人们记住,在我们脚下的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过最残酷壮烈的战争,有过先烈们浴血抗战的惊天壮举,有过“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悲壮历史。如果没有战士们的浴血奋战,我们的国家就不复存在,我们的民族就不复存在,人民的自由和尊严就不复存在,我们今天所享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这些是无论时光如何流转,都不应当放弃的。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今天,历史仍要告诫人们:长征精神不能丢。我们追思这段血与火的历史,纪念长征伟大胜利,是为了从那段悲壮的历史中吸取伟大的精神力量和深刻的智慧、启发,更好地把握今天的生活和未来的方向。在80年后的今天为起点,一个古老民族的伟大复兴展现出光明前景,一个古老国度正踏上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

站在历史的门槛上,回望这段历史,不禁感慨万千。如果说那场伟大胜利是人心光复;那么,今天我们面对的则是民族复兴、精神复兴。在回望历史的同时,我们也应时刻牢记,我们担负着振兴民族的大任。先辈以死换河山,吾辈当更加自强!今天,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该为“中华之崛起”而奋发,用实际行动去实现“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面向未来,我们更加相信: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